Ying

张芮侨·LoFoTo:

喜欢一个人根本是藏不住的,就像日出日落,潮涨潮退,是那么自然的事情。喜欢你,所以忍不住牵起你的手,希望可以牵得久一点,再久一点。

小晨在冰岛:

建在山头上的Hallgrímskirkja-哈尔格林姆斯大教堂是雷克雅未克市区的最高建筑,几乎从城市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看到,有如天空中的北极星一般可以给人指明方向。

乘电梯到教堂顶楼,可以一览雷克雅未克市区全景。下面五颜六色的小房子,在天气好的时候真是怎么看怎么爱。

雷克雅未克果然还是小的,从这里都能看到自己住的房子。

豆瓣 | 新浪微博 | LOFTER ART | Instagram: xxiaochenn

勤奋的刘小朵·LoFoTo:

这是第四次上牛背山了,原本天气预报的一周连续晴天确因为一个降温泡汤了,在山上带了三天,就遇到了一个日落!天空还没有云彩。

但确实没漂亮,我还会去的。拍风光就象人生一样,你永远不知道会等到什么!也不会知道你的期待会不会实现!充满了变数。但是我热爱!

老朋友

蔡澜:

大家一提起新加坡,就想到海南鸡饭,而我在微博中,团友们最常问的是:「哪一家最好?」 
一直不变的答案,就是「逸群」。
老一辈的人,只记得最老的一家叫「瑞记」,其实它的老板也是从「逸群」出去的。那年代做小食生意的都很保守,而他和一位宣传奇才黄科梅先生交上了朋友,在报纸上大卖广告,因此一炮而红,反而大家忘记了「逸群」这家由一九四○年创立的老店。
没有搬过,还是在莱佛士酒店附近的海南街上做买卖,一经过,看到一块白纸黑字的招牌,墨已剥脱,镶在玻璃镜框之中。
旁边二根柱子上,用鲜红的字写着逸群咖啡洋茶雪藏啤酒鸡饭几个大字,两扇玻璃门上面有店的英文字母,写成 Yet Con,那时标准拼音尚未流行,那个「 Con」字怎么想也想不出和「群」字有什么关连。
进门就有一个档口,架子上摆满碟子,下面的铁盘里最少也有四五十只已经煮熟的鸡。师傅戴上塑料手套,就在砧板上一只只斩开,另一个大铁碗,盛着鸡肝、鸡心、鸡肠等。有些客人不吃肉,专为这些内脏而来。
店里每天洗擦得干干净净,桌椅至今还和开业时相同,捷克做的椅子,是经典的设计,当今已成为古董。
鸡肉上桌,一吃,是的,这才是真正的海南鸡饭味道,数十年不变。饭上桌,鸡油的香气扑鼻,淋上又浓又黑的海南酱油,配上以鸡油浸的辣椒酱和姜茸,你要吃最正宗的,也只剩下这一家人了。
店里另一招牌菜是烧肉,做法与香港的不同,也要淋黑漆漆的酱油,别有风味,炒粉丝亦然。
老板已是第二代,认识多年,样子和店里的味道一样,不变。二者都成为好朋友。
地址:25, Purvis St, Singapore
电话:6563376819

JackPOON:

凯斯维克Keswick,英国湖区。2011年6月。

英国湖区北部最大的城镇凯斯维克Keswick,咱们使用的铅笔就是在这里发明的,历史悠久维多利亚时期古老市镇。房子依山而建,鲜花和绿树环绕,随风飘逸鲜花,好一派田园牧歌景象。非常独特的石头小屋错落有致,黑灰色石条一块块整齐地垒起来。古朴雅致房子,爬满绿色藤本植物,窗台、门庭、屋檐满是吐艳花篮。古典小街,小店林立,商品精美,木雕、陶瓷、手工绘画极具艺术气息。处处花园,层林尽染小树林,清新雅致望湖酒吧,环境非常宁静和干净。无论现代化环湖公路,曲径通幽林间小路,都一尘不染,环境非常宁静。小镇极富历史感,不乏现代气息,使人感到在古老和现代之间十分和谐。著名诗人沃兹华斯形容小镇边著名湖区:“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地方能在如此狭窄的范围内,在光影的幻化之中,展示出如此壮观优美的景致。”湖区清逸俊秀,蜿蜒小河潺潺流着,平坦绿草地,灿烂阳光下分外翠绿。海鸥在林梢上盘旋,天鹅在湖面优美地划水,大群牛羊在草地悠闲吃草。湖畔树影婆娑倒映在水中,艘艘游艇或恬静停泊湖边,或湖面畅快游弋。人们或在湖边给天鹅喂食,或静坐大树下看书,或在林中小径谈笑风生。醉人画卷让人久久不愿离开,流连忘返,却无可奈何英国的阳光匆匆……